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定于17日在议会下院发表演讲,警告议员们不要谋求再次就退出欧洲联盟举行公投。

英国首相府提前发布的演讲摘要显示,梅呼吁“不要试图举行另一次公投而失信于英国民众”。她认为,“脱欧”二次公投将对英国“政治信誉”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将在理应谋求团结的非常时刻进一步分裂我们的国家”。

英国2016年6月就“脱欧”举行全民公投,定于明年3月29日正式“脱欧”。但英国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如今难以获得英国议会批准。

梅上周宣布,推迟“脱欧”协议在议会下院的表决。随后,梅以200票比117票的表决结果,在保守党议员发起对她的不信任投票中“闯关”成功,留任首相。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梅17日将向下院议员通报上周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峰会结果。梅希望欧盟方面能对“脱欧”协议中北爱尔兰担保方案提供更多法律层面的保证,但欧盟领导人明确,不可能重新谈判“脱欧”协议,只可能对部分事宜作进一步澄清。

按照法新社的说法,为打破政府与议会间僵局,部分人士呼吁梅同意二次公投。但梅认定,二次公投将违背2016年公投结果,且打击英国公众对政坛的信心。

英国国际贸易大臣、资深保守党成员利亚姆·福克斯16日告诉英国广播公司,除非议员们的疑虑得以消除,“脱欧”协议不太可能获得议会支持。

他暗示,如果“脱欧”协议遭否决,或许“议会不得不决定替代方案”,其中一个选项是让议员们自由表决“脱欧”下一步应如何走。

福克斯同时强调,“脱欧”二次公投对解决当前难题帮助甚微。他认为,二次公投或许会得出“留欧”结果,但民众投票率可能更低;而像他一样的“脱欧”支持者可能立刻要求“三局两胜”,再次公投。“这到哪里是个头?”(海洋)【新华社微特稿】

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17日发布官方消息,英国演员夏洛特·兰普林将获得本届电影节终身成就荣誉金熊奖。

柏林电影节主席迪特尔·科斯里克说:“今年的电影节将向伟大的艺术家夏洛特·兰普林致敬。她的作品打破陈规、激动人心。”

现年72岁的兰普林1965年开始演艺事业,出演过上百部影视剧,其中包括《夜间守门人》《大审判》《星尘往事》等知名作品。

凭借英国电影《45周年》中的出色表演,兰普林在第65届柏林电影节摘得最佳女演员银熊奖,并获第88届奥斯卡奖最佳女主角提名。2017年,凭借意大利电影《汉娜》,兰普林获得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

柏林电影节1977年设立终身成就奖,不定期颁奖。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将于2019年2月举行。同往年一样,本届电影节将为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开设致敬单元,放映兰普林的一系列作品。(记者田颖)

据马施云会计师事务所17日发布的数据,英国在2017年9月至2018年9月的一年间,共计1219家餐厅倒闭,比上一年多近四分之一。行业不景气,与英国消费者因为脱离欧洲联盟前景不明而“捂紧钱包”相关。

在这一年中,“卡卢乔”“普雷佐”“杰米意式”“斯特拉达”等知名连锁餐厅在英国均有门店关门结业;而且,餐饮界消费“几乎没有需求回升的迹象”。

马施云事务所重组与破产业务主管杰里米·维尔蒙特说:“餐厅界倒闭现在处于高发水平,影响可见于各大城镇的几乎每一条商业街道。”

维尔蒙特总结餐厅倒闭数量增加24%的原因:“在‘脱欧’不确定性和利率升高的影响下,消费者似乎打算勒紧裤腰带,谨慎花钱是第一反应。”

英国2016年夏就是否退出欧盟举行公民投票,多数民众选择“脱欧”。英国确定明年3月29日正式退出欧盟,但英国政府和议会迄今没有就英欧未来经贸安排达成一致意见,使在英企业对“脱欧”后前景心生忧虑。

英国上月的消费增速为一年多来最低,零售业尤其担心即将到来的传统消费旺季圣诞节假期表现惨淡。拥有英国最大体育用品零售商“体育引领者国际公司”的企业家迈克·阿什利13日说,11月销售额“糟糕到不可思议”。

马施云事务所说,除了“脱欧”因素拖累业绩,英国餐厅同时面临英镑疲软导致薪资、食品与饮料价格上涨的压力。

马施云会计师事务所1907年在英国伦敦创建,是全球最大规模的跨国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现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分支。(沈敏)【新华社微特稿】

一个人去世后,他说话的录音对于家人而言是份宝贵回忆。英国广播公司(BBC)前制作人戴夫·克里西创办了一家名为“记录他们”的企业,帮助顾客保留这样一份回忆。

克里西会应顾客要求对顾客或顾客的亲人做一次大约3小时的专访,请专访对象谈自己的经历和回忆,之后对录音剪辑,配上音乐、音效,制作成一份长30分钟到60分钟、达到“广播电台品质”的专访录音,把声音刻在光盘上交给顾客。他还可以按顾客要求,在顾客去世后再把录音交给顾客的亲人。一次专访收费299英镑(约合2595元人民币)。

“声音像触感和气味一样是感觉记忆,会很快消失。”克里西说。

克里西的创业灵感来自一名痛失爱子的母亲,她的儿子20多岁时突然去世。儿子留在语言信箱里的声音给她带来些许安慰,但是这段声音后来被意外删除。克里西替这名母亲难过之余决定用自己的专业技能为人们做一些“更重要、更值得”的事,于是今年年初创业。

现年26岁的克里西说,广播电台的专访对象常常是明星名人,他的专访对象则是人们“认识并爱”的人。

英国《泰晤士报》17日报道,克里西已经专访了一批人,这周正在制作专访自己奶奶的录音,圣诞节要去专访4个人。这种专访的购买者大多为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人,希望克里西帮忙留下父母的声音。

克里西说,一些人想要这项服务,但也有顾虑,主要是觉得这样做会让父母觉得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欧飒)【新华社微特稿】

人民网伦敦12月14日电 (白天行)“龙门创将”(Pitch@Palace)创新创业大赛全球总决赛日前在伦敦圣詹姆士宫举行,来自15个国家的23个优胜创业项目代表,向各国商界领袖、专家学者及投资机构展示创新创业的成果。

最终来自越南赛区的Logivan,澳洲赛区的OncoRes Medical,和非洲赛区的Matibabu获得了2018年龙门创将全球大赛3.0的年度优胜者,来自巴林赛区的AlRawi获得本次的人民选择奖。

“龙门创将”由英国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于2014年发起创立,是全球高技术创业孵化公益平台。

安德鲁王子在活动上表示,过去5年来,“龙门创将”帮助782个校友企业建立了超过1.3万个有效价值链接,在各项活动中创造了8.85亿英镑的投资,创造了超过3500个工作岗位。该平台现已创建了一个可以相互支持的工作体系,帮助世界各地的企业相互支持、鼓励和交流。

在今年6月第二届“龙门创将”中国赛区的比赛中,小马智行、图灵通诺及中国手工坊从两万多个项目中获胜,代表中国参加全球总决赛。

在活动上,身穿中国苗族传统服饰的潘奶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她是来自中国手工坊的500余名绣娘之一。据了解,中国手工坊提取300多种中国传统美学纹样,培训500余名大山深处的绣娘,打造350多家家庭式绣梦工坊,并在中国多地开展“深山集市”售卖这些传统产品,每次能为绣娘带来超过200万元订单。

 德国总理默克尔12日说,英国“脱欧”协议是欧盟27个成员国的共同立场,德国无意修改这个协议。

当天,默克尔在德国联邦议院接受议员质询时说,在即将召开的欧盟峰会上,欧盟27国与英国达成的“脱欧”协议不会在讨论后被修改。她表示,双方将在“脱欧”过渡期内解决一些突出问题,比如英国北爱尔兰与爱尔兰边界问题。

默克尔说,她仍然希望实现英国“有协议脱欧”,但同时会为英国“无协议脱欧”做好准备。

今年11月,英欧双方在经过一年多的艰苦谈判后达成“脱欧”协议。但协议仍需英国议会与欧盟其他各成员国分别批准才能生效。

英国议会下院原定于本月11日举行投票,对“脱欧”协议进行表决。英国首相特雷莎·梅10日表示,她将推迟在议会下院就“脱欧”协议进行表决,并将在未来几日继续与欧盟方面就协议内容进行谈判。

欧盟峰会将于13日至14日在布鲁塞尔举行,英国“脱欧”将是峰会主要议题之一。(记者 任珂 张远)

英国脱欧事件发展到今天,可谓一波三折。就在最后闯关的关键时刻,梅首相推迟了议会最后表决《英国脱欧框架性协议》的时间,可见事态极为复杂。批评者认为梅内阁出卖了英国的核心利益——虽然英国可以保住欧盟统一市场体系内的自由贸易地位,但是,相关表述模棱两可,在司法权与边界问题上存在着极大的变数。内阁与议会在关于脱欧协议最终决定权上的斗争进入白热化。梅姨唯一可以信赖的筹码是,如果这一框架性协议不能通过,那么英国将面临无协议脱欧的极大风险,考虑到这一结果可能对英国未来政治经济生活带来的极大危害,议会可能不得不接受梅内阁提交的退而求其次的方案。这就是当前英国政治的荒谬逻辑,现在看来,连这一逻辑都不能保证了。

就最简单的逻辑而言,如果议会不能通过协议草案,英国将很可能不得不进行“无协议脱欧”,这几乎被媒体一致描述为“灾难性的行为”。毫无疑问,对于英欧双方,“无协议脱欧”都是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但是,相较一个庞大的欧洲统一市场,对外出口极大依赖欧洲的英国经济所面临的将是“十分可怕”的未来。有观点认为,如果最终英国无协议脱欧,欧盟还是会适当缓和强硬态度,这种假设在目前欧洲政局如此动荡不安的时期毫无令人信服的证据。尽管英吉利海峡两岸的商业领导人不希望结局以“无协定达成”收尾,但是在欧洲政治日益非理性化的时代,没有谁敢做出任何不容置疑的判断。

问题在于,即便《框架性协议》获得通过,英国社会的民生问题就可以得到缓和了吗?

现实情况一点都不乐观。2016年8月,超过三分之一的英国企业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在回答“欧盟公投的结果将在多大程度上造成影响经营的不确定性”时,表示英国脱欧至少是目前造成不确定性的三大原因之一。大多数英国企业报告显示,脱欧带来的不确定已经成为重大风险来源。从3000家英国企业的反馈中发现,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已经使投资增长减少了六个百分点。相关机构通过分析发现,6%的投资减少与脱欧的不确定性有关。此外,调查显示这些公司的雇员数量减少了1.5%,在脱欧公投后的第二年影响更为显著。数据显示,就业增长减少了1.5%,未来可能使英国的生产率下降0.5%。而根据英国经济研究学会的估计,脱欧将对英国经济产生巨大冲击。最新的CBI工业趋势调查显示,商业信心下降速度比公投后的任何时期都要快,同时伴随着投资意愿下降、订单减少、房价升高等负面影响。学者们普遍认为,脱欧将使贸易变得复杂,生产成本提高,生产力下降,并最终影响到就业和生活水平。

两年前英国脱欧公投的核心诉求正是民生问题,集中体现在限制来自欧陆的劳动力自由就业与保障英国国家医疗保障服务这两个核心问题。时局发展至今,即便最好的结果,也将对英国经济形势带来极大的显性冲击。英国脱欧为提升民众生活水平而起,结果却直接危及英国百姓生活,我们究竟如何理解当代英国社会政治的内在逻辑呢?

从长远角度看,即便乐观估计英国与欧盟可以顺利达成协议,英国在欧洲大市场内的地区影响力也将大为削弱。英国作为欧盟中仅次于德国的第二大经济体,在欧盟内部关于所有重大决定都拥有发言权。英国选择脱欧,就意味着放弃了在欧洲事务上的强大话语权。尽管英国外交大臣声称“英国脱欧不是脱离欧洲”,但这恐怕只是英国一厢情愿的想法。未来英国很难期望自己在欧洲事务上发出的声音,还能像过去一样被倾听。即便英国保留了在欧洲统一市场内部的贸易地位,由于其不再享有欧盟完全成员国地位,英国在经济贸易领域内将面临被边缘化的命运。无论是制定贸易规则还是执行商业规则,英国的发言权将会面临被蚕食的极大风险。这也是为什么一些来自保守党内部的议员不惜背叛首相的根本原因。

问题在于,英国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一些观点认为,英国目前的情势有必要举行第二次公投,因为议会程序做出的妥协令所有人不满意。乐观者认为,举行第二次公投将使脱欧阵营有机会投票与欧盟彻底决裂,同时也给留欧派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们就通过留在欧盟来解决整个英国脱欧问题展开辩论。这样,英国目前噩梦般的处境就有可能结束。事情会如此简单吗?事实情况是,脱欧事件已经让整个英国撕裂为两个阵营,留欧派与脱欧派的对立已经让国家处于社会冲突边缘。近年来,英国社会贫富差距加剧,社会两极化分化严重,民生问题日益严峻,社会精英阶层与普通阶层的对立情绪日益严重。2016年保守党内的托利精英阶层满以为公投绝不会选择脱欧,普通民众却选择了离开。我们稍微想象一下可以看到,如果举行第二次公投,恐怕伦敦将会成为第二个巴黎。

英国脱欧的最终结果究竟如何,我们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英国脱欧完全违背了英国国家整体利益与英国普通民众的初衷。社会精英阶层似乎看到了今天的局面,所以他们始终不遗余力地反对脱欧。问题在于,无论他们如何讲述道理,英国老百姓都不愿相信。人民对国家政治失去了耐心,对精英统治失去了信心,这是英国民生危机无药可解的直接原因。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高 健)

人民网伦敦12月12日电 (杨波) 当地时间12月12日,英国保守党至少48名议员提请展开针对现任保守党党首和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信任投票,当日晚间6时至8时,保守党议员进行了秘密投票,特雷莎·梅需获得至少159票信任票才能保住其首相职位。如果在信任投票中落败,她就只能担任临时首相至保守党选出新的党领袖,这可能会耗时6个星期。

有317名保守党议员参加了当晚的投票,其中200人投票支持特雷莎·梅继续担任首相职务,117人投了不信任票。这意味着特雷莎·梅的首相职务在未来12个月内将不会再受到挑战,因为根据保守党的规定,赢得不信任投票后12个月内不得再对首相提起信任投票。

发起这项信任投票案的原因,是保守党内对特雷莎·梅就英国“退欧”与欧盟达成的协议存在反对声音。英国广播公司政治新闻编辑劳拉表示,如果特雷莎·梅在不信任投票中获胜,她将可以不受干扰的担任12个月首相(12个月内不允许再进行不信任投票),但是她将会变得更虚弱、孤独和缺少权威。

  12月10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宣布推迟在议会下院就“脱欧”协议进行表决,并将在未来几日继续与欧盟方面就协议内容进行谈判。舆论普遍认为,这将为英国“脱欧”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英国“脱欧”前路将更加难行。

  对于推迟原定于11日举行的议会表决,特雷莎·梅解释,虽然“脱欧”协议的许多关键条款得到支持,但是在英国与爱尔兰边境保障措施等问题上,议员们仍有“广泛而深切的”顾虑。

  今年11月,英欧双方在经过一年多的艰苦谈判后达成“脱欧”协议。但协议仍需英国议会与欧盟其他各成员国分别表决通过才能生效。本月初,英国议会下院围绕“脱欧”协议开始为期5天的辩论,很多人认为英国让步太大,协议遭到了多个党派和执政党保守党内许多下院议员的强烈反对。

  与爱尔兰边界问题相关的“担保方案”是“脱欧”协议中最具争议的内容。根据协议,如果英欧在“脱欧”过渡期内未谈妥贸易安排,过渡期结束时,为确保英国北爱尔兰地区和欧盟成员国爱尔兰之间不出现“硬边界”,北爱尔兰地区将仍受欧盟贸易规则制约。批评者担忧,这一安排不设截止期,将为英国带来滞留欧盟的风险。

  英国《卫报》发表文章称,特雷莎·梅之所以推迟议会表决,是希望以“缓兵之计”再赢得一点儿时间,以说服欧盟重新商谈协议细节及减少国内反对声音。然而,尽管欧盟方面不希望英国“无协议脱欧”,但对特雷莎·梅面临的国内阻力,欧盟爱莫能助。

  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11日在社交媒体上称,欧盟不会与英国政府就“脱欧”协议进行重新谈判,不过他决定在13日召开的欧盟峰会上讨论英国“脱欧”问题,研究如何推动协议草案在英国议会闯关成功。图斯克还表示,考虑到“时间不多了”,欧盟还将商讨如何做好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准备工作。

  另一方面,英国国内反对派也加强了对政府的施压。反对党工党领导人科尔宾10日表示,英国政府在原定表决时间前一天决定推迟表决,显示出政府认识到当前的“脱欧”协议事实上是“灾难性的”。如果首相无法明确保证能与欧盟重新达成一份协议,那么她应该立即下台。一向反对“脱欧”的苏格兰民族党领袖斯特金表示,如果工党对现政府提出不信任案,苏格兰民族党将会支持。他还提议“合作启动再次公投,让人民选择停止‘脱欧’”。

  对于再次表决,特雷莎·梅没有给出明确时间,只是说最晚是明年1月21日。分析人士指出,如果特雷莎·梅在明年3月29日前既无法说动欧盟改变“脱欧”协议,也无法说服下院议员支持协议,那么英国将很可能“无协议脱欧”。英国主要机构及专家均认为,在“无协议脱欧”的情况下,英国经济可能陷入短时间的混乱。英国央行在11月末发布的评估报告中警告,“无协议脱欧”将导致英国国内生产总值萎缩8%。

  同时,一旦“脱欧”协议被议会否决,议会将有权投票进行其他选择。届时,英国“脱欧”与否、如何“脱欧”等都将由议会决定。由于英国各派政治力量对“脱欧”问题的主张各不相同,议会将做出怎样的决定难以预料。

  (本报伦敦12月11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8年12月12日 21 版)